跳至主要內容

年轻人“抢占”老年旅游团查包養:收获的不仅仅是一份惊喜_中国网

刚过去的这个五一黄金周,被称作是一个“人从众”的假期。火车票抢不到、酒店贵到爆、交通堵到只想喊叫……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,为了省心省力,一些年轻人选择加入老年旅游团。

“抢占老年团”,近来在年轻人中悄然兴起,成为一种旅游新风尚:跟与自己父母年龄相仿的老人一起出游,让他们反而有了不少新收获。

意外惊喜

报名老年团不料成“团宠”

为了五一出游省心省力,30岁的朱琪报名了一个老年团,却收获了一份意外惊喜。

朱琪参加的旅行团一共50多人,除了她,其他人基本上是她的父辈年纪。

在去景点的路上,朱琪就体验到了老年团的不同之处。比起与同龄人旅行时各顾各的安静,老人们则是欢声笑语。有的老人会主动跟朱琪唠家常,说说昨天的《新闻联播》,聊聊超市有什么在打折,探讨一下市场里的砍价心得……跟老人们聊起这些,朱琪才意识到生活中有很多值得关注的事情。

朱琪报的这个旅行团不包一日三餐,吃饭只能自己解决,因为是团内年龄最小的“孩子”,朱琪顺理成章当上“团宠”。“很多叔叔阿姨特别热情,怕我吃不饱,各种投喂,除了干粮,还有各种小零食。”朱琪说。

今年五一假期旅游的最大特点就是“人从众”,朱琪去的景点也是如此。不过,她很庆幸报的是老年团,因为老人们旅游的节奏比较慢,时间不是很赶,因此朱琪体验到了与之前“流水线”式观景不一样的感觉,她可以更舒适地去关注沿途的风景。

旅行的第一天下起了小雨,爬山的台阶湿滑。朱琪本打算自己穿行山顶,但考虑到天气原因和叔叔阿姨们的身体状况,朱琪选择和他们一同爬山,在爬山的过程中叔叔阿姨会一直叮嘱朱琪小心脚下,朱琪也会帮他们拎包、拍照。

让朱琪感到放松的是,叔叔阿姨们在旅途中是真正没有烦恼的。

刚刚考研上岸的刘心雨为了图便宜,便报名参加了一个老年团去北京旅游。

在旅途过程中,心雨能够感受到叔叔阿姨对北京的向往,这些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,对北京有一种特殊的情怀。关于北京的很多知识,她也都是从叔叔阿姨们那里听来的。

让心雨印象深刻的是,因为毛主席纪念堂需要提前预约,每个时间段都有参观人数的限制,所以团体预约不是很容易约上。叔叔阿姨们反复地问导游能不能进去参观,当听导游说约不上的时候,心雨能够包養从老人们的脸上看出那种极度遗憾和失落的表情。有一位爷爷站在毛主席纪念堂前瞻望了十多分钟。

“老年人的这种生活方式是我所向往和羡慕的,等我到了那一天,我也会这样生活。”朱琪觉得,这次参加老年团的体验感很不错,以后有机会她还会选择老年团旅行。而起初因为老年团的价格比纯玩团便宜近一倍才报名的心雨,在跟老年团一起去北京旅游后,甚至庆幸自己加入的是“老年团”。

意外发现

老年旅友比你想象的“疯狂”

尽管在很多网络社交媒体上,“抢占老年团”已成为热搜词,但多数年轻人首次加入老年旅游团还是因为“误入”。

今年正在读研究生的张雪在去年暑假期间曾经报团去九寨沟旅游,结果就“误入老年团”。

意识到自己走入老年团时,张雪已经上了旅游大巴。正在车上找空位的她,发现车里一排排坐着的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,心里的疑惑和忐忑瞬间袭来:“我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在大巴车最后一排,张雪和同伴找到了并排的座位,路上她跟前排的叔叔阿姨问起来才知道,这个团就是老年团,不仅这辆大巴车上是老年人,后面的大巴车上也都是老年人。

喜欢旅游的张雪去过青海、武汉、四川,都是自由行,这次跟团出行她是陪着闺蜜来的,闺蜜要做一个旅游线路体验的项目,张雪听说能够去避暑胜地九寨沟,便高兴地来作陪。而张雪的闺蜜事先也不知道参加的是个老年团。

想到要和这么多老人一起旅行,张雪一开始有种“大事不妙”的感觉,最大的担心是“不会好玩”。

第四次去泰国旅游的陈帅也是这么想的。当他走入老年团时,第一感觉是泰国这种异域风情的旅游并不适合老年人。

陈帅这次去泰国,是因为要陪朋友,但他担心自己做不了一个“好导游”,于是选择报团。结果集合时他才发现,这个旅游团的20多个人里,有一多半是老年人。

起初的旅行跟陈帅想的差不多,老人的作息和年轻人不一样,比较规律。团里的几个年轻人每天结束行程后还会去按摩、喝酒、吃烧烤,而老人们则早早就睡了。

泰餐的用料主要以海鲜、水果、蔬菜为主,口味偏酸辣,很多年轻人都吃不习惯,更不用说老年人,吃团餐时很多老人都吃不了多少,但他们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去外面买顺口的东西吃,而是将就着把饭吃完。

不过,随着旅途的深入,陈帅发现老人只是在生活习惯上跟年轻人有一些差距,但在“玩”这件事上,有些老人甚至比年轻人还会玩。

到了海边,老人们也会下海玩水,有的老人玩起来还很疯狂。当时团里可以自费580元报名环岛拖伞项目,很多老人居然想都不想就报名了。有一位老奶奶兴致勃勃地报名要和年轻人一起玩,虽然最后因为紧张放弃了,但这让陈帅觉得老人们更像是可爱的“孩子”。

张雪也发现,对于玩这件事,老人似乎比年轻人融入得更快。她所在的旅游团到达藏地时,导游安排了跟当地藏民互动的环节,反而是老人比年轻人更快地融入了进去。“当时一个藏族小伙包養網在献唱,整个屋子的气氛一下就热闹了起来,叔叔阿姨们围成一个圈一起拍手,跟着音乐节奏一起转圈,跟着节奏舞动,越来越兴奋。”张雪说。

在藏族小伙进行“哈达”文化表演的时候,叔叔阿姨们会开心地摆pose,三五成群地抢着拍照,开心到进入了“忘我”的状态。张雪说,那一刻她从叔叔阿姨的笑容中感受到了他们对于生活的热爱,她甚至因为叔叔阿姨们的可爱,感动得差点流泪。

意料之中

彼此友善但交往存在边界感

“误入老年团”的年轻人曾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,年轻人普遍认为老年人的交往边界感较差,有些老年人会不断地拉着你问东问西,打听你的工作家庭状况和婚姻生育情况。不过,这种担心多数时候是多余的。

华东师范大学的大一包養網比較新生子怡说,她也是“误入老年团”的,但这次去普陀山的老年团总体来说玩得还是很轻松的。

一些老人会跟她聊些客套话,如果有些话题她不愿意聊,老人们也不会强行追问。“因为大家都互不相识,所以彼此还是很友善的,肯定存在边界感。”子怡说。她感觉自己所在的老年团里的老人普遍受过教育,传说中的那些“不太好的生活习惯”在这个老年团里并没有出现。

“他们不喜欢跟陌生人打成一包養網片,不会过多交流,也没有感觉到因为我是年轻人就对我格外关心。虽然他们总体都很和谐、很温柔,但他们也是有一定边界感的。”子怡说。

在老年团中另一个被担心的问题是“购物环节”。但在参加过老年团的年轻人看来,他们的购物体验如何取决于参加的团的性质和人员构成。

张雪参加的九寨沟旅游团的老人在购物上就比较理性。在银器和玉器环节老人们买得很少,只是在药材店里会买一些自己可能需要的保养品。而心雨参加的那个旅游团,由于本身价格就极其便宜,所以购物环节的体验就不是很好,导游针对老人们被疯狂“洗脑”,不少老人买了很多不值钱的东西。

收获

老年团里找到“需要”与“被需要”的感觉

在网络社交平台上,很多写“抢占老年团”的文章中都会提到“老年团治好了年轻人的社恐”。年轻人发现,在老年团中,他们与其他团员(即老人们)的沟通会明显多于同龄人。有心理专家分析认为,社恐的治愈来源于人际关系中的需要与被需要。

在普陀山旅游的子怡说,吃饭时,老人们会经常问她吃饱了没有,和子怡同桌吃饭的一位老爷爷看着桌子上的菜比较少,害怕大家吃不饱,还会自掏腰包买一份酸菜鱼让大家一起吃,团里还有一位老奶奶买橘子分享给大家。

张雪陪闺蜜去九寨沟时,她的闺蜜还带着上小学的弟弟,小男孩刚一上大巴,就成为了车上叔叔阿姨们的“宝藏”。张雪能明显感觉到,看到这么小的男孩,老人们便不自觉地被带入了“爷爷奶奶”的角色里,全程把他当“自己的孙子”宠。

他们会把自己带来的好吃的分享给孩子。弟弟因为没吃到想吃的菜而闹脾气时,同桌的爷爷也会吃不下去,只想安慰弟弟。

张雪还发现,旅途中每次集合时,自己和闺蜜永远是最后一个上车的,这也是很多参与过老年团的网友包養的共同体会。不过,老人们对于年轻人的“迟到”很宽容,虽然自己习惯了早睡早起,从不迟到,但他们也能够体谅年轻人贪玩、贪睡的作息。有的老人还说:“趁你们没来之前,我们先坐着歇歇。”

其实,老年团出游中,老年人和年轻人的交流和互助是双向的,但在出境游里,老年人往往更需要年轻人的帮助。

陈帅发现,老人们在语言方面普遍不如年轻人,他们会麻烦陈帅等年轻人帮着填写入境申请表。在与当地人交往中,老年人也更依赖年轻人,他们不愿主动跟外国人打招呼,需要买东西时会让年轻人帮忙。这时,老年人会把团里的年轻人当自己的儿女一样依赖。

在这次老年团出游中,心雨发现,团中的老年人对年轻人的依赖还因为他们不能熟练地利用网络。由于旅行团不管晚饭,心雨都是在北京各地打卡烤鸭店、涮肉店,但很多老人就只能在宾馆周围吃,或者凑合一碗泡面。当他们听到心雨说去吃了烤鸭和涮肉的时候,还主动跟心雨说下次要叫上他们一起吃。

文/本报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陈金库

统筹/林艳 张彬

分類:好事

搶先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由 Compete Themes 設計的 Author 佈景主題